大学生亲述求职误入传销过程:觉得彻底消失在人间了

大学生亲述求职误入传销过程:觉得彻底消失在人间了

大学生亲述求职误入传销过程:觉得彻底消失在人间了

守护幸福近年来互联网出现越来越多的传销理财庞氏骗局,都是换汤不换药,使得很多受害者自身和朋友倾家荡产,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因此呼吁更多的反传销人士加入反传队列,帮助更多受害者,尽自己一份力量。打击传销人人有责。

毕业那年,我被骗入传销组织

毕业前夕,我考研失利工作还没落实。眼看离校的日子越来越近,我迫切地要找一份工作,开始在网上“海投”简历,觉得什么工作都愿意一试。结果,被骗入一家传销组织......作者描述了这次身陷桎梏的经历

文 《法人》特约撰稿 刘志向

大学生亲述求职误入传销过程:觉得彻底消失在人间了

1

简历多数石沉大海。

五月份的一个中午,我终于接到一家东莞公司打来的电话,待遇薪资还算不错。简单的电话面试后,就通知我过去报到。我像抓到了救命稻草,第二天便收拾行李出发了。十小时火车之后,凌晨四点,我到了东莞东站。天微亮起,我走出候车厅去看公交时刻表。几个中年男人正到处晃悠,一个光头男走过来,问我是不是要坐车,称他有票卖。

我随口应了下,他就忽然扛起我的行李箱,拉起我快速走,露出手臂上长长的纹身,让我颇受惊吓,但我被迫跟着他跑起来。我们穿过马路来到了一个破败的门面房前,门前有张桌子,一个男人坐在桌边。

“你要买到哪儿的票?”男人问。

“城南。”

“23块。”

我掏出一张一百的给他,他看了看,说那张钱的角坏了,要我换一张。我又给了他一张,他又说:“坏了,不能用。”我意识到不对,就伸过手要拿回我的钱。那个男人突然站起来扇了我一个耳光,“你还想抢钱了?”

周围马路上没有行人,我憋着满腔怒火却不敢吭声。那个男人扯了一张车票,胡乱抓起一把零钱丢给我。我数也没数,抓起零钱就走。陪我来的那个光头男跟上来,追着我说:“我吸过毒,杀过人的……我弄死你……”

我吓得有点懵,跑上公交车惊魂未定,一摸口袋发现找回的零钱全没了,原来光头男刚才在恐吓我的时候,把我的钱都扒走了。我赶紧跟司机说,“刚才上来的那人是骗子,我被他骗了!能帮我报警吗?”

“火车站这种人多了,这你也信?报警没用的。”司机懒懒地说。大巴上都是刚下火车的务工人员,他们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我用手机拨打110,说明了情况。警察问我被骗了多少钱?“两百。”又问了我地点,电话就挂了。

2

倒了两趟公交车,我终于到了对方指定的车站。

早晨八点,东莞已十分闷热。一个消瘦的女孩,皮肤黝黑,眼窝深陷,眼神警觉,她过来接我。然后带我去吃早餐,我付的钱,她叫了一辆的士,下车时也是我付钱。我问她我的职务是什么?她随便说了几句。她问我的兴趣,我说我喜欢看书,她就开始聊文学、聊历史。但当我问起公司的具体情况,她就含糊其辞起来,很快不再说话了。

下车后,她带我走进一个阴暗的小巷子,说先帮我把行李放到公司宿舍,再去公司。“宿舍”在一栋破旧民房的二楼,屋里很黑,有三个单独的房间和一个很小的客厅。我有种不好的预感——那里根本不像是员工宿舍——房间里除了一张桌子,什么都没有。

很快,进来一对男女,年龄与我相仿,女的满脸暗疮,男的是个兔唇。看得我心里瘆得慌。他们一直拉着我聊天,问我是哪里人,什么学校毕业。然后又带我到另一个房间见“主任”。房间依然很空,只有一张桌子和几把凳子,一个青年男子坐在桌子一端,坐我对面。他也是一张消瘦的脸,眼窝深陷,一言不发,只是挺挺地瞪着我,不说话。我只好先做了个自我介绍。

他依然不说话,直挺挺地看着我,然后突然大声对我吼了起来:“说完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有了”,我小声回答,说实话,我被吓得有点怕。

“你觉得这里像是工作的地方吗?”他继续吼。

“你被人卖了都不知道。不信,你手机在哪儿?”

我伸手一摸,手机真没了。一定是刚才聊天时被那个满脸痘痘的女人顺走了。我却没一点知觉。我说自己想上厕所。被允许后,兔唇男也跟了上来。

大厅一片幽暗,只有一盏微弱的橘黄色的灯。我看到大厅的门紧闭,门口还坐着一个男的,看不清楚脸。我是出不去了,我想。

大学生亲述求职误入传销过程:觉得彻底消失在人间了

3

兔唇男就在厕所外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