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传销论防范以案说法认清传销本质

谈传销论防范 以案说法认清传销本质   擎天公司 传销案

谈传销论防范 以案说法认清传销本质   擎天公司 传销案

守护幸福近年来互联网出现越来越多的传销理财庞氏骗局,都是换汤不换药,使得很多受害者自身和朋友倾家荡产,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因此呼吁更多的反传销人士加入反传队列,帮助更多受害者,尽自己一份力量。打击传销人人有责。

一、裁判要旨


在审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案件中,需要准确区分“传销”与“直销”的本质不同。从表面上看,“传销”与“直销”都是“销售人员将企业产品在固定经营场所之外直接销售给消费者”。但“传销”通常打着“销售产品”的外衣,宣扬“短期暴富”,让从业人员交纳不菲的会费,或是购买高额的产品,从不追求产品质量,有些甚至没有实际产品,再让从业人员以各种手段将所谓的产品推销出去,其所获得的“利润”,又被设置的层级机制层层盘剥,从而实现金字塔顶端“吸血鬼式”的暴利敛财。对于传销组织的中下层人员而言,他们既是侵害者、获益者,又是受害者、损益者,因此他们与高层发起者、最终受益者相比,需要在主从犯量刑时予以区别对待。

谈传销论防范 以案说法认清传销本质   擎天公司 传销案


二、基本案情

2014年8月11日,他人伙同刘某(均在湖北省某法院另案处理)在湖北省咸宁市成立湖北擎天通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2015年3月20日,他人又伙同刘某等人为逃避相关部门追查将此前以他人名义成立的湖北擎天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转而承继湖北擎天通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所有人员及事项等。同年7月16日,湖北擎天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迁至湖北省武汉市。湖北擎天通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湖北擎天电子商务有限公司2个公司以下简称擎天公司。刘某担任擎天公司总裁,负责全面运营。湖北擎天通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湖北擎天电子商务有限公司2个公司以下简称擎天公司。擎天公司自2014年8月11日成立以来,为谋取非法利益,不顾其保健品、生活用品、日用品等产品不能进入流通领域且部分产品部分指标不合格等实际情况,以推销产品为名,以许诺高额红利为诱饵,大肆宣传公司实力、状况及运营模式,大力渲染高于市场价的上述产品,要求参加者以0.06万元、0.3万元、0.6万元、1.2万元四个档次套餐购买上述产品并注册成为擎天公司会员,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和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以达到骗取财物的目的。购买人成为擎天公司会员后,按照直接发展人员、购买进场套餐的多寡和相应比例等标准,以直接或间接提成的方式在下线人员缴纳的资金中分配奖金,并通过向新人播放擎天公司宣传视频等方式吸收会员。新会员注册时提供本人的身份信息、银行卡和手机号码等个人信息报送至上线中有权进行报单的已注册会员,由报单人在电脑系统填写会员资料并提交公司审核,审核通过后公司将会员注册的费用以电子币的形式全额打入报单人的会员账户,再通过层奖、量奖、领导奖等方式按比例分配非法利益,最终擎天公司、上线会员从中获利,其中电子币与人民币兑换比例为1:1。截至案发,会员账号达27635个,相关数据达5万余人次。被告人苏某等三人先后加入擎天公司并承担管理、协调、宣传、培训等职责,被告人谷某、蒋某、李某等十二人先后以会员身份加入擎天公司并积极发展下线人员。其中,蒋某下线成员人数为1万余人、所在层级19级,李某下线成员人数为6000余人、所在层级12级,谷某下线成员人数为1万余人、所在层级20级,刘某下线成员人数为104人、所在层级16级,林某下线成员人数为108人、所在层级18级,刘某下线成员人数为94人、所在层级14级,张海平下线成员人数为92人、所在层级13级,赫某下线成员人数为103人、所在层级15级,屈某下线成员人数为88人、所在层级11级,柳某下线成员人数为82人、所在层级10级,郑某下线成员人数为36人、所在层级9级,向某下线成员人数为40人、所在层级9级。

三、裁判结果

重庆市巫溪县人民法院以(2016)渝0238刑初140号刑事判决书,依法对该案中情节严重的从犯蒋某五人予以减轻处罚,对情节严重的从犯张某、苏某予以减轻处罚并宣告缓刑,对一般从犯刘某、张某予以从轻处罚,对一般从犯林某、赫某予以从轻处罚并宣告缓刑,各自刑期在三年以下至一年不等,对下线成员较少的一般从犯屈某等四人免除处罚。判决后,各被告人在法定期限内均没有提出上诉,公诉机关亦没有上诉,该刑事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

四、法官释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