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线上票务,无票可卖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36氪经授权发布。

撰文/黎文婕

编辑/李觐麟

春末夏初,一封国务院发布的《意见》,终于唤醒了沉睡的娱乐业。

根据《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关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在落实防控措施前提下,可以以预约限流方式开放影剧院和游艺厅等封闭式娱乐场所。

一纸通告,对于以电影行业为首的演艺业而言,力值千钧。

毕竟,2020年刚刚开年,“黑天鹅”就飞过演艺业上空,电影院与戏剧院先后失去了春节档、情人节档和五一档,音乐节和演唱会要么被迫取消,要么无限延期。

寒冬突如其来,却又无比漫长。整个行业被按下暂停键后,连接着线下娱乐与万千用户的线上票务平台,自然也被迫停滞。

眼下,冰雪正在逐步融化,但复苏仍需时日,即便熬过了酷冷冬夜,千疮百孔的线上票务平台们,也并不一定能顺利迎来灿烂春日。

难做无“米”之炊

“电影院关门,演唱会延期,音乐剧取消,音乐节也是痴心妄想。这一年的三分之一就这样过去了,或许还将迎来一个没有‘乐队’的夏天。”

演艺业爱好者肖芮原本对2020年充满期待,早在2019年年末,她就准备好一本崭新的日历,将新一年的电影上映时间、演唱会和音乐节时间作好标记,“2020年本来是演唱会盛年,男歌手从周杰伦、陈奕迅到新裤子,女歌手从孙燕姿、刘若英到蔡依林,全都有演唱会的计划。”

然而,在突如其来的疫情之下,日历页被肖芮准时撕下,各类演出和电影却未如期上演。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倡议书》中的数据显示,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1至3月,全国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2万场,直接票房损失超过20亿。仅3月份全国就有近8000场演出(包含剧场和大型演出)被取消或延期,三月份直接票房损失超10亿元。

其中,备受年轻消费者肖芮们期待的演唱会变动通告频出。从2月到5月,刘德华“《My love》世界巡回演唱会”取消15场,延期9场;日本国民组合ARASHI岚也宣布原定于4月举行的北京鸟巢演唱会取消……

但比起消费者肖芮们,更着急的是线上票务平台们。

“黑天鹅”展翅飞过,多米诺骨牌接连倒下,线上票务平台自然摇摇欲坠。

大规模的退票是涌来的第一波冲击,猫眼娱乐在2019年年报中披露,春节档退票高达2亿元,而在线票务和娱乐内容服务(发行宣传和出品)收入几乎降至为0;摩天轮票务统计,截至3月,其已经产生的票房损失约占据全年票房的15%;而淘票票所属的母公司阿里影业发布盈利警告,预计在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的财年内,归属于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约11亿-12亿元,较上一财年同比扩大近4倍。

但退票潮仅仅是这场危机的一个开端,更严峻的问题是,遥遥无期的断“粮”期里,线上票务平台难做无米之炊。

“尽管电影院在陆续复工,但其实短时期内愿意走进电影院买单的观众还是很少,毕竟疫情还没有完全结束。另外一方面,电影制作方也并不愿意在这个时候顶着压力排期上映。所以票务平台很难在短时期内迅速恢复,目前依然压力很大。”一家影视类票务平台的工作人员申思阳(化名)告诉锌刻度,票务平台当下的处境很是被动,同时受到影院和消费者两方的影响。

不过,伴随着疫情进入后期,影剧院复工的消息陆续传出,背靠电影产业的线上平台们尚且可以松一口气。而主打演出业务的票务平台“摩天轮”们,依然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没有演出,现金流就断掉。” 摩天轮票务平台下的分销商章敏敏告诉锌刻度,“我们就靠演出吃饭,没演出就只能饿着。”

停摆之下暴露的行业焦虑

当线上票务平台们被“黑天鹅”推至悬崖边上,也暴露了其票务收入这双翅膀的单一而脆弱。

在主打电影票的平台中,以猫眼为例,在线娱乐票务服务是其主要的收入来源,卖电影票更是重中之重。招股书显示,2015、2016、2017票务服务收入的营收占比分别为100%、70%、58%。

2019年上半年,由于取消票补,国内电影票房收入下降2.7%,观影人数陡崖式下跌,降幅达10.3%,但仍然占总收入的半壁江山。

尽管在2019 年 7 月,对自身缺陷早有预见的猫眼发布了“猫眼全文娱”战略,试图成为覆盖电影、现场娱乐、剧集、短视频、文娱媒体、音乐、艺人KOL等全文娱的综合性平台。但转型并非朝夕之事,计划也跟不上疫情这个天降的“变化”。当主营业务因疫情受挫,新业务的拓展或多或少也会受到波及。

另一边,主打演出票务的“摩天轮”们,则更是长期入不敷出。

有接近摩天轮的内部人士向锌刻度透露,疫情之前的摩天轮整体上就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据启信宝公布的财务数据,从收入组成上,摩天轮目前主要以收取佣金为主,分别来自于B端的票务代理商和C端的用户。

而支出的压力却并不小,刘斅此前接受采访时曾谈到,“摩天轮团队一共400人,其中200人属于研发团队,仅这部分人员开支就占据到整体投入的60%以上。除此之外,在当前市场扩张期间,用户补贴和市场运营仍然需要持续投入。”

“事实上,演出行业的票务平台压力大很多,无论是票务平台本身,还是票务平台签的分销商和票务公司,平时的资金储备都并不充足,甚至长期亏损,所以疫情期间,很多票务公司的资金链就断了,票务平台既需要顶住平台运营的压力,还需要分担来自分销商和票务公司的压力。”摩天轮票务平台下的分销商章敏敏告诉锌刻度。

摩天轮票务的公告

摩天轮票务总经理刘斅也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这次疫情我们看到,其实大量主办方跟票务公司、票务平台平时已经承担了非常大的供需风险,导致利润微薄,疫情来了之后容易招架不住。”

这实际上是众多线上票务平台的共同软肋:繁琐和高频的运营维护、高昂的推广营销费用以及技术平台的搭建等等,都使得线上票务平台的成本居高难下,而单一的盈利渠道,显然经不起折腾。即便没有疫情,在市场竞争激烈的情况下,入不敷出也是常态。

“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国内的演艺主办方的收入模式尚不稳定,消费者的喜好又比较单一和集中。一票难求的演出是少数,大部分的演唱会和音乐节活动,其实都面临着卖不完票的窘境。”一位业内人士告诉锌刻度。

熬过冬天,如何走进春天

值得庆幸的是,伴随着疫情逐渐好转,电影院相继复工,消费者们对影院的热情也正逐渐回升。

微博上关于电影院开放与否的统计显示,在3月底,希望电影院开门的网民不到10%,而五月的投票结果中,这一占比已经超过50%。

“真正的复苏大概还需要等到7月以后,但是只要消费需求仍然存在,线上票务平台就仍有市场。”申思阳称。

尽管大型演出的复工时间更显未知,但年轻消费者肖芮们对于演唱会和音乐节较高的忠诚度,也使得演出类线上票务平台稍感安心。据大麦网的数据,疫情期间,被延期的演唱会和音乐节订单中,整体上66%的订单被用户保留,一线歌手的演唱会订单保留率是75%。

其中,刘德华的“My Love Andy Lau World Tour”演唱会,门票保留率高达93%,而原定于2月14日的摩登兄弟武汉演唱会,门票保留率高达96%。

“线下演出和线上票务的搭配模式,实际上已经成为被广为接受的主流方式,所以即便当下供给和需求都被抑制,疫情过后,消费者们的需求不会消失而是急需释放,演出供给方也不会轻易放弃市场,所以线下演出行业甚至可能会迎来新一轮爆发。”章敏敏认为,尽管眼下的线上票务平台暴露了众多问题,但是未来仍然值得期待。

的确,数据直观地验证着章敏敏的一部分乐观推断:《在线票务App行业数据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7月,我国在线购票的用户规模已达5232万。所以,即便眼下寒风凌烈,潮水的方向却不会轻易改变。

不过,经历了疫情期间的洗牌,活下来的线上票务平台不得不直面已然暴露的问题,寻觅更多的盈利渠道和更稳定健全的发展模式。

毕竟,惨淡寒冬之后,各家线上票务平台的“粮草”所剩无几,而距离真正的春天,仍有一段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