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专访 | 启明创投周志峰:重点关注技术、场景“两手抓”的科技企业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根据36氪此前整理的《2019年中国投融资数据全汇总》统计数据,2019年国内投融资交易数量同比降幅超50%,交易金额同比降幅超35%。2019年,国内整体投融资处于放缓态势。

即便如此,企业服务和医疗健康是年度最大投资热点,仍得到了大量资金加注。主投TMT和医疗健康的启明创投,在过去的12个月也交出了亮眼的成绩单,为LP们返还现金超过14亿美元,所投企业「启明医疗」、「康希诺生物」、「Schrödinger」、「方达医药」、「如涵控股」分别在港交所或纳斯达克上市,「长亭科技」和「九州云腾」被阿里云并购,「石头科技」和「三友医疗」获准登陆科创板。

近期,36氪对话启明创投专注于TMT领域的合伙人周志峰,和他聊了聊该机构2020年的投资逻辑、策略,及行业观察。

36氪专访 | 启明创投周志峰:重点关注技术、场景“两手抓”的科技企业

启明创投合伙人周志峰

人工智能赛道:更深、更广、更强,三个子方向推进

波士顿咨询公司的曾有研究表明,技术的发展,有很强的周期性。如今技术发展正处于一个新旧周期交替的节点。过去的十至十五年,是上一个周期的部署阶段,主要是运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已经发明的信息和通讯技术去构建面向消费者和企业的多种多样的应用。2020年正在走向新的周期的安装阶段,主要是建设面向未来20年到30年的新技术基础架构。“这就是为什么技术驱动的创新、创业和投资日趋活跃的原因。”周志峰说,“因而,2020年的投资,我们需要去找到符合这个发展规律的领域和项目。”

针对此,周志峰总结了一套启明创投的方法论。他告诉36氪,未来一到两年在人工智能等深科技领域主要将从“更深、更广、更强”三个子方向推进:

更深:2012年至2019年,深度学习推动人工智能高速发展。至今,速度没有减缓。比如,在arXiv数据库中,机器学习论文增长数量和增长率是所有学科中最大的。2019年在自然语言处理、强化学习、迁移学习和联邦学习等领域,更取得了令人鼓舞的突破。对于引领人工智能发展方向的前沿技术,启明创投的策略是往早期投,支持那些掌握世界级顶尖技术能力的团队。

更广:即将人工智能中相对成熟的感知智能技术用到更广、更多的行业里。过去七年里,我们已经看到诸如旷视科技、云知声等人工智能企业将视觉和语音技术落地。任何新技术应用的规律都是,一开始在自我工程能力强的科技企业和IT预算多的金融和医疗等行业先开始,然后逐步向各行各业溢出。这个方向,启明创投更关注的是B轮的投资机会,即那些将较成熟的视觉、语音技术找到明确行业场景、其商业价值已经得到初步验证的企业。

更强:指的是AI技术溢出到所有行业,所需的工具及底层支持。具体来说,也就是可以大幅降低AI部署成本的工具,以及可以大幅提升单位功耗算力的产品,比如芯片和虚拟化技术。

归纳来言,投资逻辑围绕的是“高技术壁垒和深产业应用”两点。事实上,启明创投已经在上述方向有所布局,独角兽旷视科技、优必选、云知声,偏具体行业应用的阿博茨科技、推想科技、梅卡曼德,专注底层技术架构的星环科技等公司都是启明创投的投资企业。

寻找好标的:技术、场景两手抓

对于投资的方向,启明创投有着清晰的规划。具体到项目筛选,如何判断哪个公司值得投?启明创投的策略会从行业付费意愿和付费能力两个方向寻找值得投资的领域和方向,然后在合适领域里,寻找到能够技术、应用场景两手抓,将技术和商业场景结合更好,获得高收益的公司。

周志峰用了一个乘方计算的理论,来解释技术和商业场景之间的联系。“场景商业机会是底数,技术是乘方的指数。乘方的结果就是企业最终获得的商业价值。”这个公式同样也能解释上文提到的是“高技术壁垒和深产业应用”两个方向,对于企业来说,当你找到的是深应用方向,那么这个场景值100分,即使技术只能做到2,也能有一万分。若是在深领域之上,能做到更高的技术壁垒,那么所创造的价值就能指数倍扩大。但同样反过来说,如果有很厉害的技术,但是没有找到合适的落地场景,同样也没有用,底数为零,无论指数多大,都还是零。

“在2014、2015年的时候,对于AI企业,投资机构关注更多的是指数。但到了现在这个阶段,我们认为场景和技术都很重要。”周志峰说。

启明创投十三年一直专注TMT和医疗健康的投资,在TMT领域积累了包括小米、Bilibili、美团点评、美图、优必选、旷视科技、云知声、石头科技、同盾科技等优质样本。周志峰将投资比作类似机器学习的样本积累和训练的过程,这些总结都来自于观察和学习启明创投投资企业的成长历程。

谈未来:并购、人才、宏观环境都值得关注

2019年,腾讯、阿里巴巴、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大厂,在市场上投资和并购了一批科技公司。周志峰参与及负责的两个项目长亭科技、九州云腾先后被阿里巴巴并购。

在周志峰看来,这类并购是互联网巨头从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转移过程必须要使用的方法。科技驱动创业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是创新的技术和产品。这些不是大公司堆人堆钱可以获得的,而并购则是平台型大公司获得新技术、新产品、顶级人才及领先竞争对手的好方式。互联网企业利润足够高、有足够的现金开启并购。

“未来,ToB科技创新领域肯定有更多的并购机会。在我看来,并购潮的开启是一件好事,不只是可以加速投资机构的退出。在更深层次,并购的‘常态’也能给科技创新一个常规的退出路径,给予愿意创新的人才正向的激励。”周志峰说,“To B或是科技创业是一个较长的过程,需要三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完成产品化,再走到市场化、规模化,再到上市,就需要更长的时间。而且在不同阶段还需要面临组织架构调整、销售和渠道策略变化等很多技术背景创始团队并不熟悉的工作,在这个方向创业有更高的难度。如果有了畅通的并购路径,创业成功的门槛也会相对降低,应该也能对整个国家的科技创新创业有一个正向的激励。”

另一方面,人才也是投资必须考虑的重要因素之一。近年来,AI、半导体等高科技领域的顶级人才从美国等地区回流国内的潮流还在继续。“在半导体、AI这两个领域,中国是有全球性人才代际的优势,再加上国家对产业的支持,相信之后的发展能继续向好。”周志峰说。

2018年开始,中国的宏观创投环境由热转冷。2019年,企业融资难、机构募资难的新闻屡见不鲜。不仅是初创公司的优胜劣汰持续发生,风险投资机构的洗牌可能也在眼前。据创合汇联合北京大学企业大数据研究中心发布《中国风险投资的演化和现状(2000-2017)》报告,数据显示,2000年到2017年,中国风险投资机构数量从106家增加到8863家,年均增长率为29.7%。

“以史为鉴,硅谷的VC行业发展已经有50年的历史,美国也曾经历‘一夜之间’诞生了成百上千家风投机构。而后,随着市场的周期变化,美国的VC也经历了3次调整洗牌,从几千家下降到依旧活跃的两百家左右,而真正能够进入顶级项目的核心圈层的就是20到30家左右。”周志峰说,“中国的VC行业经历了近20年的大发展,现在也开始逐步进入调整阶段。”

至于启明创投,面对这样的市场变化,第一步做的是清晰规划未来两、三年要重点投资的领域,详细制定对应的投资策略,并做好团队人才的培养、增强对应领域的专业能力。

附录:机构介绍与受访人介绍

    启明创投

    启明创投成立于 2006 年,先后在上海、北京、苏州、深圳、香港,西雅图、波士顿和旧金山湾区设立办公室。 目前,启明创投旗下管理七期美元基金,五期人民币基金,管理资产总额超过 40 亿美元。自成立至今,专注于投资 TMT、医疗健康(Healthcare)等行业早期和成长期的优秀企业。

      周志峰

      启明创投合伙人,于2014年加入启明创投,专注于前沿科技(人工智能、机器人、自动驾驶等)、企业软件、半导体和先进制造等领域。进入启明创投之前,周志峰曾在KPCB凯鹏华盈的北京和硅谷办公室工作,投资案例如TiDAL Systems(被美光科技收购)。在开始其投资生涯前,周志峰先生任职于惠普公司,任职中国区数据存储产品总监;还合作创立了一家大数据软件公司。其参与投资的案例:优必选、旷视科技、云知声、同盾科技、阿博茨科技、长亭科技、石头科技、艾耕科技、星辰天合、TigerGraph、巨杉数据库、星环科技、九州云腾、瑞天数据、梅卡曼德、云英谷、优必杰教育、海博思创、地上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