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大会背后的男人:一款牛掰的产品,可以解决90%的管理问题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零售商业评论”(ID:xinlingshou1001),作者:贺晓曦,笑果文化CEO,编辑:程小琼,36氪经授权发布。

吐槽大会背后的男人:一款牛掰的产品,可以解决90%的管理问题

笑果是一家文化公司,很多人会好奇它怎么进行创意性人才的管理?

今天我分享的内容叫我们所理解的文化公司管理——自驱力导向的公司。

笑果文化一直在把自己定位成一家喜剧文化的消费品公司。去年笑果和优酷合作了“周六脱口秀”,这是一档44年历史的美国原版的喜剧综艺,我们把它引进国内,做了中国版,播放点击率在10亿以上;今年脱口秀大会也突破了10亿的点击,并且产出了很多脱口秀人才。

吐槽大会、周六脱口秀、脱口秀大会,这是我们线上三个最大的IP,我们也是中国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拥有三个10亿+IP的公司。

除了这些数据,笑果其实想全方位的渗透,把喜剧文化推进到社会的方方面面。

笑果目前拥有中国年轻态喜剧90%以上的顶级人才,他们不仅能演而且能编,还能够有更持续的内容产出。

很多人就会问:“这些人怎么管,怎么让他们有源源不断的创造力?”

笑果文化是一个多么奇怪的公司:今年年会,李诞前天晚上喝醉了酒,所以他是躺着开完了年会。

整个公司在日常生活当中会不断地吐槽我,或者其他他们觉得很傻的公司领导,大家可能看到的是微博,但实际上,他们当着面也这么说,完全不在乎我的感受。

这是一个很随意、很“反集体主义”的公司。这其实很值得骄傲,我觉得任何一个文化公司创造力的底层来源,就是要激发团队的“反集体主义”、英雄主义和非常骄傲的自我认同。

这样的团队怎么管理他们才能够形成一个步调?

吐槽大会背后的男人:一款牛掰的产品,可以解决90%的管理问题

笑果文化CEO贺晓曦

01 特别牛的产品,能解决90%的管理问题

作为这个公司管理者,我发现做文娱内容的人,最好管理的就是:做一个大家觉得特别牛的产品,这就能解决90%的管理问题。

因为大家是为了做好的产品而走到一起,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会做这些产品最底层的逻辑,一方面它是一个好的产品,同时它也是一个好的管理工具。

这些产品有很细的分层,第一我们会做一些大众层面上觉得特别牛的产品。

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等,让所有的人可以看见这个行业从业者的脑子、他们的嘴、他们的思想多厉害,这是我们给管理团队注入的第一波厉害的东西。

第二,笑果属于喜剧行业的公司,我们不能只考虑线上单一的大突破,还得考虑整个行业发展需要做的事情。

在过去4年当中,我们在全国30个城市创建脱口秀俱乐部,让每个演员到各个城市都能有好的演出可以参与。

我们激发大家去看脱口秀,现在我们的小程序上脱口秀的门票基本看不到。对,买不到票就是我们想要的效果。对一个内容生产者或者创意人才,他们最渴望得到的就是大家都在抢,但是没有抢到。

同时我们第一次把脱口秀这个产品开到了千人剧场,开成了一个全国的巡演产品。

这个产品最早的时候,我们想象的是这个行业需要一个这样的千人场、更高层次更高票价的演出,让观众可以得到更好的体验,也让创意者得到“我被认可、我被需要”的感觉。这个事情激励的是脱口秀演员,他们知道自己有了行业的尊严。

如果说前面的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是线上录制,可以让大家看到一个非常公众化的、有标杆的成就的话,线下这些尝试是我们把行业拆分成很多小的纪录和小的历史时刻、小的里程碑不断做出来,去激励团队、激励所有的人,想要去完成这件事情的一种手段。

它可能不完全是高毛利和高利润的,但是这个事情对行业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我们就可以去做、去激励所有愿意投身行业的人加入进来,吸引在行业里面的人继续往前做。

2019年9月4日、5日,我们第一次海外演出在澳大利亚的墨尔本,在2020年开发出了全球20场的全球巡演,从2月11号开始,我们会在日本、在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加拿大做全球的巡回演出。

这件事情对整个行业的振奋非常大,因为脱口秀、华人的脱口秀、华语的脱口秀第一次可以走出国门,去给全世界年轻的华语观众讲我们对世界的观察和思考。

在上海,我们还做了一个正规演出的场景化的综合空间,笑果工厂,这个空间前不久前获了建筑上的奖。

传统的脱口秀是在一个小黑房子里默默演出,一个地下的形态,我们把它做成一个很具有设计感、现代感、潮流感的空间,脱口秀演员在这个空间演出可以感受到自己是潮流的一部分。

同时,我们还接了山羊Goat,在上海的襄阳北路和巨鹿路路口,它是最早的美式喜剧场所,因为经营不善无法继续,考虑到了很多脱口秀演员、编剧都是从这里演起来的,我们把它盘下来,让它继续做中国最具有地标性的美式喜剧平台。

吐槽大会背后的男人:一款牛掰的产品,可以解决90%的管理问题

经过三个月的运营,这两个场地都成为了全上海最红的文化艺术地标。

在线下,笑果推出喜剧+这个新的方向。我们认为喜剧可以连接一切:我们跟奈雪的茶在浦东96广场一起做了一个酒吧,在新天地的湖滨道搭了个棚子做一个月的奇怪演出。

今年和去年在上海、北京自己的场地,两天之内做超过20场的演出,尝试让喜剧成为一个生活方式。同时还做了各种各样奇怪的小周边,连接更多的年轻人。

这些东西都不像是一个制度公司或者一个内容公司做的事情,我们想做的事情就是要设定一个在内容上牛逼的标准,让大家知道我们想做成什么样子,往哪个方向走。

02 只要有趣牛逼公司不死 ,不赚钱的事也做

我们想把喜剧的精神和态度往外延展,让大家获得我在这家公司工作的快乐感,我想成为这其中一部分的投入感。同时通过IP联结的方式,让更多的厂牌,更多的品牌公司接受这种娱乐方式。

今年我们跟滴滴一起做过“七嘴八舌吐滴滴”,把柳青请过来,让员工、观众、用户一起当面吐槽她,最后在传播上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效果。

我们还做展览“HUMOR HUMAN 脱口秀演员眼中的世界”,也把我们的脱口秀演员送上了摩登天空的舞台,让两个脱口秀演员在摩登天空的舞台上唱了40分钟的歌。明年会继续跟摩登天空合作,一起在全国打造四站喜剧音乐节。

2018年我们跟bilibili合作了一档非常奇怪的节目叫故事王,累积3242万人次观看,B站原创综艺节目历史点击量排名第一。

这是一档没有带来特别大收入的产品,但我们都非常在意这档节目,因为这里让所有年轻人展现他们的脑洞,让他们的聪明才智有更多的机会被人看到,今年甚至都不跟笑果的喜剧方向一致,但我们还是会很愿意去做这件事情。

我们只考虑这个产品它有趣不有趣,牛逼不牛逼,只要它不会让公司死掉,我们就会让它继续往下做。

做着做着可能就会有一层一层的往上叠加的关系,可能会从公司内觉得牛逼,慢慢行业就会觉得牛逼,当行业觉得牛逼的时候,大家开始喜欢这个行业,那就会产出一个大众都觉得牛逼的产品。在这样的一个生态里面,自然形成了产品推动的一个逻辑。

我们的核心就是我们不断用牛逼的产品,让团队把他的注意力集中到我要怎么变的更牛逼这件事情上来。

03 在笑果,才华拥有最大的话语权

笑果文化是从来不团建的,每次最大的团建就是在一个美好的录制现场或者一次美好的节目现场演出现场,大家都为一个好的产品而感到振奋。

我们的底层逻辑是公司要有一个健康的文化,构建一个才华至上、能力至上的企业文化。原则是公平、坦诚、宽容。

在这个公司我们只需要你有才华,你不用在乎我的抬头,不用在乎我的年纪,也不用在乎我的位置是不是比你高,我们没有行政上的序列,只用才华说话。

怎么驱动大家认同才华的地位?笑果有读稿会,所有的作品都是通过读稿会机制产出的,让所有人跟最厉害的人一起开会,一起工作。

在这个会上我们会把所有人的稿子拿出来演给大家看,好笑,大家就觉得你好笑,不好笑,就是不好笑,非常残酷很直接,没有人在乎你是谁。

在这个机制下,老的脱口秀学员会成为传承者和激励者,新加入的同事会得到激励:我跟最厉害的人在一起开会,总有一天我也能够成为跟他们一样的人,这是这个行业里面最大的驱动力。

再往下一层,笑果的核心是建立一个自驱力组织,虽然不团建,但是我们有很多手法去打造一些学习型组织的东西。

我们不会组织集体培训,底层逻辑是你想要成为最厉害的人,不是我要你成为。这两者之间有区别,对一个文艺公司的人来讲,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则。

最后讲一个制度,我们每周会有一个分享会,在我们公司最大的空间里面进行。它有两个特点,第一不设定主题,第二不强制要求,大家可以上台分享自己任何想分享的话题。

李诞分享过一次为什么他不喜欢用网络用语,还讲为什么他不喜欢谐音梗;梁海云分享过他怎么去跟一支足球队,为什么他喜欢这支球队;我们有一个编剧分享了一个玩具剑玉,剑玉怎么玩得好。

在文化创作的领域里面,笑果在深度上足够了,去建立自驱力公司的时候,最需要的是让大家去拓展思维和生活体验的广度,这是构建我们公司文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公司跟大家一起成长,是激发大家自己想要成长,而不是我想让你成长,谢谢大家。